电子商务

 电子商务     |      2020-01-01

在市场格局、科技环境和盈利驱动等多方因素影响下,由C端转向B端已成支付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统计数据显示,当前,支付宝、微信支付合计市场份额超90%,C端支付市场寡头格局短期内难以被撼动,而其他支付机构在监管趋严、收入模式单一的局面下,纷纷换道谋生,发力B端市场。

监管机构对支付行业的严监管态势从未松懈。12月9日,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今年以来第三方支付行业已收到103张监管罚单,罚没金额合计1.32亿元。其中不乏千万级罚单,环迅支付更是以5939.4万元的罚没金额创下支付历史上最大罚单纪录。在频收罚单的同时,中小支付机构还面临着激烈的市场竞争,未来如何合规发展、寻求新的业务增长点成为亟待解决的难题。

值得注意的是,跨境支付也正在成为诸多支付机构谋求市场突围的主攻方向。近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支付机构外汇业务管理办法》,完善支付机构外汇业务管理,进一步便利跨境电子商务结算,防范跨境资金流动风险。伴随着跨境支付市场需求的不断攀升和相关政策不断规范,该市场的竞争预计将更加激烈。

罚没1.32亿元

巨头难撼 “2+1+N”模式将持续

临近年末,央行并未放松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的监管力度。12月6日,央行长沙中心支行对九派天下支付有限公司、深圳瑞银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长沙分公司开出罚单,两家公司合计罚没203.45万元。

业内专家表示,对于支付行业来说,目前国内优质C端流量已经消耗殆尽,可以预见,未来一段时间内C端寡头格局难以撼动。众多中小支付机构在面临监管趋严、收入模式单一等多种生存问题下,业务模式转型已迫在眉睫。

具体来看,九派支付收到百万级罚单。该公司存在可疑交易监测不到位,直接或间接为非法交易、虚假交易提供支付服务;备付金账户出金业务不规范;超范围经营支付业务等9项违规行为,央行长沙中心支行给予其警告、责令改正的处分,并罚没195.95万元。瑞银信长沙分公司因未按规定落实收单外包业务管理、未按规定落实特约商户资质审核等问题被罚款7.5万元,并责令改正。

事实上,在移动支付市场上,支付宝和微信的双寡头格局早已显现。易观发布的《2018年第四季度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季度监测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格局呈现稳定态势,支付宝、腾讯金融合计占据市场份额达92.65%,较上一季度再提升12个基点。

对于被罚情况及后续整改措施,瑞银信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以公告为准,后续将按照央行要求进行改进。随后,记者根据天眼查公开信息中记载的电话多次尝试联系九派支付,但截至发稿该电话未接通。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支付机构的生存环境愈加严苛,未来马太效应在支付行业的体现将会进一步加强。苏宁金融研究院最新发布的《第三方支付行业转型专题评点》表示,虽然银联云闪付在不断加大力度推广,但国内优质C端流量已经消耗殆尽,可以预见,未来一段时间内,第三方支付“2+1+N”的模式不会有根本性的改变。

上述案例只是今年支付行业被罚的一个缩影。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开年至12月9日,央行系统已对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出103张罚单,罚没金额合计超过1.32亿元,涉及55家支付机构,较为熟知的财付通、平安付、易宝支付、环迅支付等均榜上有名。相比之下,有数据统计,2018年全年支付机构收到逾130张罚单,累计罚没超过2亿元。

寡头之外,众多其他支付机构则面临着更多的生存难题。其中,不少第三方支付企业的业务都较为单一,正引发行业担忧。苏宁金融研究院认为,其他支付机构在收入模式单一以及监管趋严、备付金利息消失等多种问题下,生存已经越发艰难,业务模式创新和转型迫在眉睫。

与此同时,大额罚单密集出现也引起市场关注。央行今年开出两张千万元级以上罚单,100万-1000万元罚单数达到11张。其中,7月环迅支付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被央行上海分行罚没5939.4万元,成为第三方支付机构史上的最大罚单。另外,易智付科技有限公司也收到千万级罚单,因未按规定开展网络支付业务、未按规定审核留存商户资料等问题,该公司被罚没1599.51万元。易宝支付、汇潮支付、随行付、易联支付等也收到百万级罚单。

发力B端 群雄逐鹿或上演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表示,支付机构频遭处罚反映出当前一些支付机构合规意识较弱,没有探索出长效健康发展模式,且存在规避监管的侥幸心理。未来支付行业仍将继续保持现在的高压态势,对合规性不足的、累犯的支付机构加大处罚。

业内专家表示,目前在市场格局、科技环境和盈利驱动的三方因素影响下,各类金融机构都在由服务C端逐渐转向B端,支付机构也不例外。未来,避开巨头在C端的锋芒,服务B端,尤其是小微商户,将成为支付机构竞争的新赛道。专家还表示,B端或很难出现像支付宝、微信一样的C端巨头,将会是群雄逐鹿的局面。

收入模式单一

拉卡拉招股书显示,近年来,拉卡拉个人支付业务的营收占比不断下降,但“收单业务”收入从2016年的12.7亿元快速增长至2018年的50.7亿元,对总营收额的贡献则从49.58%增长至89.29%。业内人士表示,B端收单业务的暴涨,体现了拉卡拉明确的赛道转换方向。

央行重拳出击下,支付机构面临的压力不小。以收到“天价”罚单的环迅支付为例,该公司2017年、2018年一季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66亿元、2961.3万元;而净利润仍为亏损状态,分别为-185.74万元、-738万元。可以看到,一张近6000万元的罚单,已是其2018年一季度营业收入的两倍。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表示,支付行业的B端目前并未形成像C端市场一样的寡头垄断竞争局面,市场集中度不高,竞争格局未定。基于支付公司不同的资源禀赋和对行业的理解程度不同,各家支付公司都在某一个或某几个行业形成了相对的竞争优势。未来,B端市场将是一个比C端更大的市场,但很难出现像支付宝、微信支付一样的C端巨头。B端市场将会是群雄逐鹿的局面,几家或十几家头部机构占据较大市场份额,其他机构依靠独特优势分享剩余市场。

与此同时,隐藏在支付机构背后的收入模式集中且单一的问题也浮出水面。例如,已经登陆资本市场的汇付天下,在其营业收入中,综合商户收单收入仍为主要收入来源,今年上半年实现综合商户收单收入15.14亿元,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达到80.99%。拉卡拉(行情300773,诊股)半年报显示,该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4.96亿元,其中支付业务收入为22.94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92%。可以看出,多家支付机构的收入大部分依赖于支付服务。

苏筱芮表示,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深化发展,线上B端贸易业务规模稳步增长。但B端业务同质化趋势较为明显,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因此,要想在B端竞争中脱颖而出,机构还需要考虑到附加值业务,加强对客户需求的精细化管理。未来,B端支付市场业务将从单一化的基础支付服务开始升级,加强对交易产业链上下游各个支付环节需求的挖掘,对不同场景下B端的信息、资金需求开发出综合、高效的解决方案。

分析人士指出,对于支付机构而言,目前收单业务的利润已经出现被摊薄的情况。随着“断直连”以及备付金100%缴存的完成,支付机构的利润空间进一步被收窄,未来寻找新业务增长点至关重要。

多方驱动 跨境支付成新“红海”

“目前中小支付机构生存环境比较严峻,”苏筱芮直言,一方面伴随着此前“断直连”、备付金缴存等大棒挥下,中小支付机构的经营成本不断上升;另一方面,在头部支付阵营的挤压下,中小支付机构不断被边缘化。此外,一些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业务也被监管从支付端切入并进行大力整治,例如虚拟币、714高炮等,而涉足于此的多为中小支付机构。

除了转型B端、服务商户,跨境支付也正成为不少支付机构业务布局的重点。专家表示,未来,跨境支付市场中,会有越来越多的参与者,不局限于持牌的支付机构,服务商、金融科技公司等都将充分参与到市场中来。

发力B端合规发展

连连支付相关负责人表示,近年来连连支付在跨境支付领域增长较快。截至2018年底,累计服务跨境电商卖家超过39万,累计跨境交易金额超930亿元,其中,2018年,连连跨境收款GMV同比增长1242%,活跃店铺增长682%。

一边是严监管态势不减,一边是利润空间收窄,未来如何合规发展成为支付机构亟待解决的难题。而从目前支付行业格局来看,C端市场已经趋于饱和,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占据着大部分体量,寡头竞争格局基本形成。持续深入B端市场和跨境支付则成为中小支付机构转型的发力方向。

合利宝相关负责人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合利宝以境内收单、跨境人民币支付、国际卡收单、境外收单、跨境收款等为主要产品,通过合作银行受理资金收付、本外币出入境、购付汇、结售汇等跨境资金清结算服务,为跨境电商、国际机票、酒店预订、留学缴费、国际物流等行业客户提供技术服务与综合金融解决方案。

根据《中国支付清算发展报告》显示,在移动支付市场份额方面,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两大巨头去年全年占据92.44%的市场份额。

对于支付机构发力跨境支付的原因,黄大智表示,“一带一路”倡议与人民币国际化等因素增加了对于跨境支付的需求,国民收入水平的提高也带动了境外旅游、留学、电商等市场的发展,扩大了跨境支付的市场空间。苏筱芮表示,近年来,跨境支付在安全性、高效性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也使得原本偏好传统银行来实现跨境交易的客户,开始考虑尝试使用支付机构的相关业务来快速解决问题。

易观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目前来看,支付机构应根据自己不同的基因来寻求出路。出路之一是做好传统的线下收单机构,服务好产业链下游商户,同时可以为产业链条上的企业提供全场景供应链金融服务。另外一个方向是拓展现有行业的产业链,做线上解决方案的支付机构。

值得注意的是,伴随着相关政策的出台,跨境支付业务市场正在逐步规范。近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支付机构外汇业务管理办法》,明确支付机构可为境内个人办理跨境购物、留学、旅游等项下外汇业务。易观金融资深分析师王蓬博表示,新政明确了跨境支付业务的方向,将对整个行业信心起到很好的提振作用,有利于行业的健康持续发展。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认为,在C端支付市场接近饱和时,众多支付机构转型B端支付和跨境支付。不过,B端市场同样面临诸多困难,跨境支付的多国合规、用户习惯等问题也难以快速突破。而除了B端外,三农市场、金融科技等方向也可供支付机构选择。未来支付机构在新业务的创新中应权衡好创新和合规的关系。

不过,机构开展跨境支付业务也面临着诸多挑战。融360大数据研究院分析师李万赋表示,受国外政策环境制约,机构在发力跨境支付时需充分了解当地的支付相关政策,保证相关的业务经营资质,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和监管政策。此外,应注意国外支付习惯和配套设施,要充分调研当地支付相关的配套设施是否完善,支付市场空间大小,探索用户现有的支付习惯和支付痛点,有针对性地开发相关产品。

此外,跨境支付也是支付机构转型可供选择之一。央行支付结算司司长温信祥近日表示,拓宽“走出去”领域,以服务“一带一路”国家战略为突破口,推进国内支付产品技术标准向境外推广,推动支付机构向跨境清算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