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商务

 电子商务     |      2019-12-31

6月14日,资本邦晚间发布与申港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的回复。

原标题:违反增持承诺监管震怒 清仓方被责令一年买3亿元股票违反增持承诺监管震怒 清仓方被责令一年买3亿元股票财联社(南京,记者 王俊仙)讯,说好了默默二级市场买股票,哪曾想,对方不仅未兑现承诺,还把买过的给清仓了。12月11日,江苏证监局公告称,其决定对瞿建华、姚丽琴和江阴华能采取责令改正监管措施,并责令后三者重新买入德威新材股票。事情缘起两年前的一桩买卖。2017年8月,瞿建华、姚丽琴夫妻二人及其下属公司江阴华能(以下统称“瞿建华等”),与德威新材签署协议,把旗下和时利公司60%股权卖给后者,现金对价4.8亿。当时瞿建华等做出两个承诺,一是和时利业绩承诺,2017年-2019年,累计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不低于2.23亿元;二是增持承诺,他们将在收到股权转让款后12个月内,花费至少3亿元买入德威新材股票,锁定期3年。为何不直接发行股票购买和时利,而是分两步走,先现金购买,再要求对方二级市场买股票?德威新材曾有高管在接受媒体时表示:“对于上市公司来说,这可以尽早实现并表增厚业绩,同时还可以回避监管审批避免不确定性。”不曾想,这样的安排却埋下了“雷”,二级市场购买承诺迟迟无法完成。按照协议约定,瞿建华等应于2018年12月19 日前完成购买,此后德威新材为其延后6个月,至今年5月19日。到期后,他们还是没有完成购买,而且还发函上市公司,表示不再购买。德威新材先是董事会全票审议通过“同意瞿建华等不需从二级市场购买”的议案,并提交股东大会审议。后在深交所关注函压力下“改口”,不再将该议案提交股东大会审议。德威新材表示,为保障交易标的业绩承诺补偿的有效执行,经与瞿建华等协商沟通,在经双方认可的银行设立共管账户,以瞿建华等自有资金5000万元作为业绩承诺保证金。而德威新材的“反制”措施为两个:首先,瞿建华等以5000万元自有资金作为业绩承诺保证金;其次,暂时“扣押”江阴华能和姚丽琴股权转让款890.54万元(指收购和时利剩余40%股权中,预计支付给江阴华能和姚玉琴的转让款),直至江阴华能、姚丽琴购买890.54万元德威新材股票。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业绩承诺和增持承诺是两码事,不能够混为一谈。针对增持承诺,扣押区区不到一千万的转让款,杯水车薪,和实际要增持的3亿元差远了。德威新材应该再采取一些更强有力的措施,制止对方违约行为,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相较于“宽容”的德威新材,瞿建华等早已将此前买入的股票悉数清空。根据德威新材公告,截至去年12月18日,瞿建华等合计购买德威新材2951.12万股左右,耗资1.69亿元。此后又陆续买入,最终合计1.8亿元持有德威新材3000余万股。但根据证监局的通报,截至5月9日,瞿建华等已经将上述股票全部卖出。为此,江苏证监局决定对瞿建华等,采取责令改正监管措施,并将有关违反承诺的行为记入诚信档案,同时,责令瞿建华等在收到决定书12个月内,履行原承诺。除了“烦恼”瞿建华等增持外,德威新材更焦急陕西国资入主进度。今年5月25日,德威集团与陕西国资委下属企业签署协议,转让完成后,后者持有德威新材比例不低于25%,上市公司实控人变更为陕西国资委。然而此后未有进展公告。

《关注函》涉及的江阴华能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瞿建华、姚丽琴关于购买上市公司股票的相关承诺系公司于2017年收购江苏和时利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60%股权时形成的,公司该次收购系受让江阴华能持有的和时利60%股权,该次收购并未构成重大资产重组,公司未聘请独立财务顾问出具相关文件。2018年,公司因另行收购江阴华能、冯放、瞿一锋等十一位交易对方持有的和时利40%股权而构成了重大资产重组,申港证券为此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独立财务顾问。

1. 江阴华能、瞿建华、姚丽琴停止履行承诺的行为是否损害上市公司股东的利益,你公司是否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保障股东权益;

2019年5月25日,江阴华能、瞿建华、姚丽琴向公司提交《关于不再购买江苏德威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的函》,表示其不再履行《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书》项下购买公司股票的义务。

就上述事项,公司已采取的具体措施如下:

为保障交易标的业绩承诺补偿的有效执行,经公司与瞿建华、姚丽琴协商沟通,江阴华能、瞿建华、姚丽琴已作出书面承诺,同意与上市公司在经双方认可的银行设立共管账户,以其自有资金5000万元作为业绩承诺保证金。若和时利在业绩承诺期限内实现净利润未达到业绩承诺金额,则以该部分现金直接给予上市公司补偿,不足部分按照约定另行支付。

根据《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书》约定,和时利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实现的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200万元、7400万元、8,700万元,业绩承诺期内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总和不低于2.23亿元。若和时利在业绩承诺期期末累计实现的净利润低于累计承诺净利润的90%,则江阴华能应按照《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书》的约定以现金方式向公司支付补偿金,瞿建华、姚丽琴对该等补偿承担连带责任。

和时利2017年和2018年已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金额分别为7923.29万元和7272.98万元,已完成前两年度业绩承诺金额的111.74%,已完成全部业绩承诺金额的68.24%。

2016年至2018年,和时利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复合增长率为10.07%,经向和时利相关人员进行确认,截至目前,和时利2019年度生产经营状况良好,未出现重大不利变化,预计2019年度可基本实现业绩承诺。根据《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书》的相关约定,若和时利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三年累计实现利润低于20,070万元,则相关方需要向公司支付补偿金;其中,前两年累计已实现净利润1.51亿元。

此外,为进一步保障上市公司股东利益,督促瞿建华、姚丽琴、江阴华能履行上述增持股份义务,公司已出具声明,公司将延期向江阴华能、姚丽琴支付《江苏德威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与江阴华能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冯放、瞿一锋、姚丽琴、夏磊、许革宁、赵旦、姚建国、樊建华、冯放、汤菊兴、段洪启关于江苏和时利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书》(以下简称“40%股份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书”)中尚未支付的相关股权转让价款,且在江阴华能、姚丽琴购买相关股权转让价款等值公司股票之后,公司方将相关股权转让价款支付给江阴华能、姚丽琴。截至本回复函出具之日,江阴华能、姚丽琴尚待收取公司支付的40%股份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书项下股权转让款共计890.54万元。

江阴华能、姚丽琴亦对上述说明作出书面确认,同意公司延期支付上述相关股权转让价款,且在江阴华能、姚丽琴购买890.54万元公司股票之后,方有权收取公司支付的相关股权转让价款。

综上,公司及独立财务顾问认为,截至本回复函出具之日,江阴华能、瞿建华、姚丽琴未按照《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书》中的约定购买上市公司股票,针对上述情况,上市公司已积极采取措施保障股东利益。上市公司也将继续与江阴华能、瞿建华、姚丽琴持续进行沟通,以寻求进一步保护上市公司股东利益的方案。后续如有进一步的重大变化或措施,独立财务顾问将要求上市公司及时披露相关情况,并在需要的情况下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等相关监管部门进行汇报。

2. 江阴华能、瞿建华、姚丽琴停止履行承诺的行为是否符合《上市公司监管指引第

4号——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股东、关联方、收购人以及上市公司承诺及履行》的规定,相关承诺是否属于可以豁免的范围,江阴华能、瞿建华、姚丽琴是否提出切实可行的新承诺替代原有承诺,是否损害上市公司股东的利益;

经核查,截至本回复函出具之日,上市公司2019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已取消审议《关于交易对方江阴华能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瞿建华、姚丽琴不再购买公司股份的议案》,《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书》的相关条款仍合法有效。公司及独立财务顾问认为,江阴华能、瞿建华、姚丽琴停止履行承诺的行为不符合《上市公司监管指引第4号—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股东、关联方、收购人以及上市公司承诺及履行》中的相关规定;为保障上市公司股东的利益,上市公司股东大会已取消审议上述相关议案,不存在豁免江阴华能、瞿建华、姚丽琴相关承诺的情况。

江阴华能、瞿建华、姚丽琴已增持股份的质押与锁定情况,江阴华能、瞿建华、姚丽琴停止履行承诺的行为、已增持股份的质押与锁定状况是否会对交易标的业绩承诺补偿的执行造成不利影响,是否损害上市公司股东的利益;

公司及独立财务顾问认为,截至本回复函出具之日,江阴华能、瞿建华、姚丽琴未持有公司股份,不存在质押与锁定的情形;其仍应继续履行其在《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书》项下的相关义务。江阴华能、瞿建华、姚丽琴已出具承诺,将与上市公司开立共管账户,并存入5000万元保证金,对和时利业绩承诺补偿的执行不会造成重大不利影响,因业绩补偿事项导致损害上市公司股东利益的风险较小。

4.你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是否存在为江阴华能、瞿建华、姚丽琴增持股份收益提供兜底的情形,是否存在未披露的其他利益约定;

独立财务顾问查阅了公司关于收购和时利股权时公开披露的相关文件,并向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以及江阴华能、瞿建华、姚丽琴进行了问询核实,上述各方分别出具了书面确认文件,确认截至本回复出具之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不存在为江阴华能、瞿建华、姚丽琴增持股份收益提供兜底的情形,不存在任何未披露的其他利益约定。

综上,公司及独立财务顾问认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不存在为江阴华能、瞿建华、姚丽琴增持股份收益提供兜底的情形,不存在任何未披露的其他利益约定。

5. 你公司未按照收购协议及上述关注函回函的要求对江阴华能、瞿建华、姚丽琴履行承诺的事项采取有效监督措施的原因,是否损害上市公司股东的利益。

经核查,公司及独立财务顾问认为,根据《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书》约定,公司应在江阴华能、瞿建华、姚丽琴购买公司股票完成之后,对其持有的股票申请锁定;公司已采取措施积极督促江阴华能、瞿建华、姚丽琴及时履行购买股票的义务,并在其明确表示不再购买上市公司股票后,及时与对方沟通采取措施保障上市公司股东利益以及交易标的业绩承诺补偿的有效执行,公司上述措施不存在损害上市公司股东利益的情形。

图片来源:123RF

转载声明:本文为资本邦原创稿件,转载需注明出处和作者,否则视为侵权。

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